没有发展足球的土壤?目光短浅不可能让国足冲出亚洲! - 北京梦德票务

产品中心 / Product Center

联系我们 / Contact

  • 北京旧机票
  • 联系人:北京的士票
  • 电 话:【QQ3486812867】
  • 手 机:【QQ3486812867】
  • 传 真:【QQ3486812867】
  • 邮 箱:【QQ3486812867】
  • 网 址:
  • 地 址:【QQ3486812867】

没有发展足球的土壤?目光短浅不可能让国足冲出亚洲!

发布日期:2021-01-06 10:30:12
中国足球 硬核解析中国足球发展困境 问题出在哪儿了? 正文 紧接着昨天的文章,继续往下: 提及课业与升学压力,我们的问题就转介进了社会层面: 1:价值观的趋同与日益增长的经济压力。 2:对体育的偏见与忽视。 3:体育产业客观上的制度问题。 不知从何时起,我们的价值观开始愈发趋同,似乎,只有在经济上获得成功,才能称得上是成功人士,才能算是生活幸福。我们这个时代,依然不缺乏追求梦想的人,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心中,不再追求梦想,转而更追求世俗价值观上的成功。我不批判这些人,我也很认可他们的选择,但背地里的原因,是因为他们真的放弃梦想了吗? 不,绝非如此,他们不是放弃梦想,而是不得不向着日益增长的经济压力低头。 在这里,我不想提什么内卷化竞争、996企业文化等等,这已经大大超出了一篇探讨中国足球的文章所应该讨论的范围。但粗浅地一笔带过,还是有必要的。简略来说,经济压力增大之后,我们对金钱的欲望,也许膨胀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点。在合法的情况下,绝大多数人只有通过读书、考学,依靠高学历高文凭,去换取薪资更高的工作。 而对高学历高文凭的需求,摇身一变,就变成了学生肩膀上课业与升学的巨大压力。 本来说了不想提内卷,但似乎不提内卷,又不能很好地解释问题,真是滑天下之大稽。我相信这一辈的年轻人,不论是已经参加工作的,还是还在上学的,多多少少都经历过“体育课被侵占”的情况。不仅仅是体育,音乐、美术等“副科(副课)”也是被语数外等科目侵占的重灾区。 学生之间的良心竞争,应该是达成学习与生活的平衡,能者向上。 然而,现如今我们已经步入了内卷化的竞争阶段,只要学不死,就往死里学。 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? 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面前,名校每年就收这么点人,你花十二万分的精神,并不会扩大招生名额。你只会把其他本来可以享受生活的学生,拖下水,逼迫他跟你一起花十二万分的精神学习。等到你把所有学生,都拉到和你一个层面之后,你会发现,大家都十二万分地投入学习,和以前大家都佛系努力,又有什么区别呢? 而在这样的过程之后,学生们的课业与升学压力陡增,业余时间只想投入到无尽的休闲与娱乐中,又哪里来的时间、精力与意愿,去投入到体育活动中呢? 在这样的社会文化中,本就不是很受重视的体育教育,只会进一步滑坡——人们发现,体育再好,再懂体育,都没法给你高文凭高学历,自然无法给你带来高收入。 如果体育无法给你带来高学历高文凭,或者是高收入的话,社会对它,就不会重视。 家长不重视体育,社会也不重视体育,孩提时代,想要出门踢球,你会被父母批判“不好好学习,一天到晚就知道玩儿,踢球能上大学能找工作吗”等诸如此类的话。 不得不说,虽然不少体育活动,踢球、打球等等,都具有娱乐性质,但参与体育并不能轻易地定义成“玩儿”。尤其是那些参与到学校组织的专项体育队伍训练的孩子,他们真的不是在“玩儿”,他们也需要付出大量体能与精力,提高自己的技战术水平和身体素质,这是一门技能,是一项运动,不是游戏。 但社会上依然有很多人,将“正规的体育训练”与“玩儿”、“不务正业”划等号。 这是一种偏见,是一种刻板印象,是一种来自社会的枷锁。 但在为体育说完话之后,我又不得不反过来为家长,为社会说话,因为他们的担忧并不无道理,反而很现实地指出了我们所面临的问题。 试想,如果体育产业是完备且成熟的,家长与社会,还会这么反对吗? 大学里开设体育经纪专业、体育训练专业、体育分析专业,将体育产业中的每一个职位都专业化、体系化,纳入大学的“体育教育”范畴内,既可以作为感兴趣的学生的拓展课,也可以作为主修专业招生,家长还会反对孩子多去参与体育活动吗? 经纪专业的毕业生,去给球员们当经纪人,从球员转会中提成;训练专业的毕业生,既可以去当体育老师,也可以在业余时间执教一些社区、地区联赛的队伍;分析专业的毕业生,可以成为顶级俱乐部的专职球探,闲暇时间写稿赚稿费。如果他们不仅能养活自己,还能让小日子过得特别滋润,家长和社会还会对“体育”有偏见吗? 说句公道话,有时候,所谓的“偏见”,真的不是“空穴来风”。 (我知道这个词的原意,但大家都用惯了,就不改了,并且我希望大家能够客观公正地看待问题,我们不能像性别歧视、种族歧视一样把这个问题给搞得政治正确,我们是为了讨论原因、解决问题,而不是为了对任何一方提起控诉。) 我们的体育产业想要发展,是面临着一部分客观上的问题的,而这些问题,除却上述已经提到的教育、社会因素,还包括一部分制度因素。 我知道,制度也是人创造的,归根结底,问题肯定出在“人”身上。 但是,我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深入到底,探讨人性,我们只能在制度层面挠挠痒。 我国的体育管理制度,一直以来都是有问题的。还记得前几年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,刘国梁下课,国乒队队员们几乎是全员下场,用各种方式表达对“那个不懂球的胖子”的怀念和尊敬,并且对上级的决定阳奉阴违。拿我们当下流行的话来说,国乒队这些队员们啊,一开口就知道是老阴阳师了。 刘国梁任期内,大大小小的世界级别冠军,拿了不下一百个。 你说他是中国乒乓界,尤其是教练界的传奇,我相信没人会反对。 刘国梁之于中国乒乓教练界,就如同乔丹之于NBA,贝利之于足球。 而,这样一位传奇级别的功勋教头,突然被迫下课,后来转任乒协副主席,在很多人眼中都是一种明升暗降的削权。这件事情,很多人都怪罪在体育总局苟仲文的头上,但实际问题绝不是那么简单的。 苟仲文本人不是体育出身,但他倡导“专人管专事”。 姚明出任篮协主席,背后就有他在推波助澜,本身姚明级别不够,他帮了不少忙。 你瞧,这是苟仲文干得对的事情,推了个专人上位;但刘国梁这件事情,又是他干得不对的地方,哪怕是为了给新教练机会,也不能这么干,直接把成绩都给葬送了。 足球也是一样,蔡振华真正掌控足协了吗? U23政策推出的时候,清一色的骂名,不少都扣在了蔡振华的头上,可是事后才爆出,蔡振华也不想这么干,到底是谁硬生生拗着蔡振华,逼着他这么干呢? 又比如现如今的规化球员,心是好的,效果也还行,但这么做有什么用? 我们需要的,是某一天,我们能依靠自己的青训培养体系,组建起一支不丢脸的国家队。世界杯夺冠我们不敢想,但在亚洲,至少也得是能为非作歹的实力吧? 难道,我们就得永远依靠规化球员,一代又一代这么规化吗? 我们国家在体育管理上的体制,体现出了两个最大的弊端: ——目光短浅(缺乏长期计划)。 ——注重当下战绩(仅针对中国足球,朝令夕改与频繁换帅)。 然而,即便我们能够解决体制问题,即便我们摒弃自己的鼠目寸光,给中国足球足够的耐心和时间,我们依然需要解决体育产业方面的许多专业问题。